关闭
一辈子一件事,架桥跨江河
发表时间:2022-06-15来源:中国文明网

  天气放晴,阳光把湖北宜昌伍家岗长江大桥照得越发明亮。桥墩旁的项目部办公室里,周昌栋身着一件黑色外套,坐在桌前认真地翻阅资料,手不时扶一下眼镜。“这个大桥已正式通车,我手头正在忙着一些收尾工作。”周昌栋对记者说。

  周昌栋今年72岁,与桥梁打交道近50年。现如今,他每天早上7点出门直奔项目部办公室,晚上7点才回家。身边的人劝他多休息,他总是这样回答:“每一座桥都像我的孩子一样,早已融入了我的生命。”

宜昌伍家岗长江大桥(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肖艺九 摄

  天堑变通途,让山里的百姓都能“走”出来

  周昌栋是湖北宜昌人,1969年念完初中后,他到了宜昌市长阳土家族自治县榔坪公社(现榔坪镇青岭头村)当知青。在下乡途中,他和同伴遭遇大雪,徒步3天才到达目的地。

  “当地老百姓的生活条件太差了,因为交通不便,村里有一半人没去过集镇,到过县城的不超过10个。”周昌栋回忆,由于山高路陡,他们去5公里外的镇里买盐和煤油都要花大半天的时间。看到满山的核桃、板栗、梨子等山货烂在地里,周昌栋更是心痛不已,他暗下决心:“天堑变通途,让山里的老百姓都能‘走’出来。”

  1972年5月,周昌栋被当时的宜昌地区公路总段录取,成了一名养路工。当年10月,周昌栋进入湖北公路工程学校学习。

  在学校里,周昌栋十分珍惜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即使是周末也一直泡在图书馆里。除了学好指定教材,他还想尽一切办法研读有关公路桥梁方面的书籍,并把攒下的生活费全部用来买书。“我永远忘不了老师对我说的话:‘我国的桥梁建设必须要有自己的专家队伍。’”周昌栋说。

  两年后,周昌栋以优异的成绩毕业,回到了宜昌地区公路总段,跟着老技术员一头扎进山里,参加桥梁涵洞设计。1976年9月,周昌栋设计了当年宜昌地区最大的石拱桥——宜昌市秭归县水田坝乡的变截面拱桥,跨径50米。桥不长,但周昌栋特别认真,“这是我独立设计的第一座桥,不能有任何一点闪失。”作为技术总负责人,周昌栋每天吃住在工地,晚上点着煤油灯看图纸。一年之后,石拱桥顺利建成通车。

  随着经验越来越丰富,年轻的周昌栋成了队伍中的技术能手,但他并不满足,一有时间就继续读书、写论文。“我学历不高,总觉得知识储备不够。”1984年,周昌栋迎来了第二次进修机会……

  若永远墨守成规,我们怎么能进步?

  当时,国家有关部门计划培养一批公路桥梁建设方面的高级人才,集中送到重庆交通学院(现重庆交通大学)学习。周昌栋被工作单位推荐参加选拔。“我当时还在项目工地上,接到考试通知时,只有不到1个月的准备时间。”为了不辜负期望,周昌栋每天都只睡3到5个小时,最后以湖北省第二名的成绩进入了大学。

  大学期间,周昌栋系统地学习了工程学、图论、数学等课程,这让他的桥梁知识积累得很快。学成归来后,周昌栋被安排负责设计宜昌的普溪河大桥。建造这座桥时,周昌栋推翻了原来的“重力式挡土墙”设计方案,提出了新方案。

  “这种方案不仅能节约大量耕地,造价也低,桥建成后还更美观。”周昌栋的想法引来了一些争议,身边的朋友也劝他:“别为了新花样,真出了问题……”

  “新方案是有科学依据的,只要按科学方法建,风险是可以避免的。”周昌栋认为,“作为一个搞技术的,如果永远墨守成规,我们又怎么能进步呢?”在他的坚持下,带着严密的科学论证,新方案获得了评审会专家的认可。

周昌栋在施工现场。图片来源:楚天都市报

  1986年10月,普溪河大桥正式开工。周昌栋带着行李,住进了工地。当地老百姓见来了一个年轻人负责建大桥,直摇头。“大工程师都不一定能搞成,来个毛头小伙子怕是不行哟!”面对质疑,周昌栋反而更加坚定:“我一定要把大桥修好!”

  平时,周昌栋说话轻声细语,但一到工地现场,他总是非常严厉,对每一个细节都不放过。两年后,普溪河大桥通过了高荷载试验,周昌栋终于松了口气。这时,他瘦了整整10斤。1991年,这项工程获得了湖北省科技进步三等奖。

  有了这次成功经验,周昌栋建桥的机会越来越多,不少荣誉也随之而来,但他心底一直藏着一个梦想,那就是修建一座长江大桥。

  只要是桥梁的事情,从不会觉得疲倦

  1996年11月,宜昌长江公路大桥工程可行性研究报告被国家批复。宜昌长江公路大桥是大跨径悬索桥,此前,中国人还没有在长江上完全独立建设过这类桥梁。重任落到了周昌栋的肩上。

  “虽然这是我的梦想,但要我任总工程师,我经验不足,怕做不好啊!”起初,周昌栋有很多顾虑。单位领导说,如果宜昌早一点有了长江大桥,两岸的老百姓出行不仅安全很多,也不用看天气渡江了,“你不去,谁去?”

  一句话唤醒了周昌栋年轻时在心里立下的誓言,他毅然接下了任务,成为宜昌长江公路大桥建设副指挥长兼总工程师。周昌栋为自己立下了一个目标:攻克大跨径悬索桥关键技术难题,推进和提升我国桥梁建设技术水平。

  在建设宜昌长江公路大桥期间,周昌栋不仅负责大桥设计、施工全过程的技术管理,他还与同事用放大镜逐个检查钢箱梁上钢板的锈点,“任何锈点都可能对桥梁的安全及寿命有极大影响,哪怕锈点比米粒还小,我们都要找到,把它们打磨干净。”周昌栋说,“施工建设,一点失误都出不得。”

周昌栋在宜昌长江公路大桥施工现场检查施工材料。资料图片

  周昌栋和他的技术团队不仅攻克了索塔、锚碇、主缆等施工技术难题,还创造了20多项特大型悬索桥关键技术成果;他主持编制的《宜昌长江公路大桥工程专项质量检验评定标准》,为我国制定特大跨度悬索桥质量检评标准提供了许多有价值的参考依据。2001年,宜昌长江公路大桥通车运营。

  2012年10月,宜昌市决定修建宜昌至喜长江大桥,已退休两年的周昌栋又一次被邀请担任总工程师。宜昌至喜长江大桥长江段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中华鲟洄游产卵地,为了保护珍稀鱼类,周昌栋不仅否决了在江心建桥墩的方案,还增加了多项环保措施。

  年纪越大,周昌栋越拼。哪怕是腿受伤了,简单包扎之后,他又跑去工地。有一次,周昌栋突然在工地上倒下了,昏迷了好几天,醒来第一件事就是问工地的情况。

  如今,周昌栋依然闲不下来,晚上回到家,他继续撰写桥梁建设方面的著作。“只要是桥梁的事情,我从不会觉得疲倦。如果能再年轻一次,我还是会选择修桥铺路。”周昌栋说。

  没有困难能打败奋斗者,因为奋斗者永远年轻

  乌黑的头发,可亲的笑容,身形矫健,精神矍铄,这是周昌栋给人的第一印象。从千沟万壑的大山,到浩浩荡荡的长江,时间没有在他身上留下太多沧桑的痕迹,中国足球亚洲预选赛:山川江河没有阻断他心中的梦想。从来就没有什么困难能打败一个奋斗者,因为奋斗者永远年轻。

2019年10月12日,69岁的周昌栋在伍家岗长江大桥工地上。图片来源:中国科协

  一生修桥,周昌栋淡泊名利,他想得最多的是老百姓的幸福。怀着这份信念,面对别人的质疑,他能顶住压力证明自己;面对未知的领域,他敢于接下重任不断创新。即使可以安享晚年,他也没有停下脚步,继续默默践行曾经在大山里立下的誓言。

  周昌栋的奉献,不仅为他赢得了荣誉,带来了尊重,更增加了他人生的宽度、生命的厚度。

2022年第一季度

周昌栋入选“中国好人榜”

责任编辑:刘朝灵
【纠错】
中国精神文明网网站©版权所有
京城20重优惠乐享不停 新豪棋牌游戏平台 银河开户论坛 兰博麻将平台 优游网站赌场
诚博游戏导航 云鼎彩票网东京28 拉菲娱乐真人真钱视频赌博 真人网金牌娱乐 申博太阳城亚洲官网最高占成
K8娱乐管理网 云顶网上娱乐 希尔顿下载app存款即可领取彩金 百万发赌场总代理 澳门永利高注册最高返水
365网投开户 大奖ag官方网站 申博游戏下载官方登入 申博官网直营 太阳城代理洗码合作